从《告白》与《入殓师》看日本的主妇形象

0 Comments


日本电影被翻拍的历史已久,但最难被模仿的当属日本主妇的形象。无论是温馨感人的《入殓师》,还是辛辣另类的《告白》,风格迥异的各类影视作品中,唯有主妇的形象惊人相似。这与日本社会长久以来的企业文化和女性观念不无关系,日本是终身契约制,所以更注重对职工家庭的人文关怀。而女性的文化教养较高,婚后享受的社会福利更优厚也是原因之一。因此,在影视作品中,这种颇具特征的形象也是很难被替代和复制的。
关键词 《告白》;《入殓师》;主妇;翻拍;不可复制
一、难以被模仿的主妇形象
在翻拍盛行的国内外电影市场上,模仿与被模仿都不足为奇。在日本电影被翻拍的历史上,灾难片鼻祖《哥斯拉》、最成功的恐怖片系列《午夜凶铃》以及生活伦理片《导盲犬小Q》《谈谈情跳跳舞》的美版翻拍,都获得了不俗的票房和口碑。然而,日本电影当中的主妇形象,却独树一帜,无论出现在何种类型的影片当中,都打上了鲜明独特的烙印。即使是在翻拍大行其道的世界电影市场上,仍然很难被模仿。
《告白》与《入殓师》,这两部电影近期在国内国际享誉盛名,获奖无数。虽然其叙事角度与拍摄风格都极其不同,然而对日本主妇形象的描写,却有着或远或近、或明或暗的关联。
二、《告白》与《入殓师》
《告白》于2010年上映,创下了超过37亿日元的票房成绩,并获得了第8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。剧中几位主妇形象都颇具典型性。
影片中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属木村佳乃饰演的犯人B直树的母亲下村伏子。她没有固定的工作,而直树的父亲,在电影中从未露过面。从伏子的日记看出,他非常忙,甚至儿子出现这样的状况都无法出面。这样的剧情设计虽然夸张,却不无代表性。在日本,主的家庭结构仍是由丈夫工作养家,而丈夫一个人远赴外地甚至国外“单身赴任”的现象也非常普遍。此外,核家族(夫妻或者是夫妻与未婚的子女所构成的家庭)化,使女性在家务和育儿上很难再借助老人的力量,从而形成了日本主妇一力承担家庭和孩子所有问题的局面。《告白》中直树父亲存在的意义,仅在于提供这个家庭所需的经济来源,也强化了伏子的专业家庭主妇形象。
影片主人公森口悠子,虽然在电影的前十几分钟是作为一个职业女性——中学女教师的形象出现的,然而当属于森口的“告白”结束之后,她便辞去了学校的工作,之后对她的工作也再无交代。在以森口为叙述者的“告白”段落中,无论是对女儿无微不至的照顾,还是对丈夫崇拜、无条件支持,都可以看出森口的生活重心仍然以家庭为主,她的形象特征,仍与日本主妇有着吻合的地方。
影片的另一位女性,是犯人A修哉的母亲,她是一位很有才能的科研人员,因为修哉的出生阻碍了她成为一个学者的追求,从而抛弃了家庭,也直接导致了修哉人格缺陷的形成。修哉母亲的形象与日本传统主妇背道而驰,但也恰好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在日本,家务和育儿负担之重,导致大多数妇女事业家庭不能两全。这在发达国家中也属罕见。
意味深长的是,《告白》的作者凑佳苗,就是一位典型的日本主妇,而其作为兴趣的写作,也是在家务、育儿之余的一种パート(日语,专指主妇业余时间的工作,下同)。在日本,有很多这样以管理家庭为主,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写作,并大有作为的主妇作家。
《入殓师》于2008年上映,在囊括了日本电影金像奖、蓝丝带奖等国内外无数大奖之后,更一举获得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。
《入殓师》讲的是一个被迫踏入送葬行业的年轻人大悟,在这项备受世人诟病的职业中,体会到“生”与“死”背后所蕴涵的哲理的故事。影片中为死者送行的片段穿插在人对生之美好本能向往的描写之中,更体现了人物对生命的认知和彻悟。
大悟的妻子美香,是影片中一个亮点。虽然她的职业是网页设计师,但影片从头到尾对她的工作没有任何描写。她仍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主妇,贤淑温柔、对生活充满希望、对家庭全心支持。不但广受日本民众喜爱,更获得了许多中国观众的青睐。
三、隐忍的主妇
无论是《告白》还是《入殓师》,电影中的日本主妇都有一个极其相似的共通点极富忍耐力。面对家庭巨变、世人的羞辱,甚至痛失至亲,她们没有大吵大闹、悲痛欲绝或呼天抢地,而是往往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平静。
电影《告白》的开头,孩子们坐在教室中,有的已渐入梦乡,有的拿出镜子顾影自怜,有的无聊地嬉笑打闹。若不是讲台上站着女老师森口,谁也不会想到这会是在课堂上。而面对躁动不安、对课堂毫无尊重可言的学生们,森口却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声调、娓娓道来。森口与丈夫樱宫老师生下了爱美,而樱宫因为感染艾滋病病毒无法接近女儿,在对女儿的无限思念和对家人的无限愧疚中离世。森口将爱全部倾注到女儿身上,但女儿却因为两名学生简单而愚蠢的恶作剧惨死于学校泳池中。“爱美已经不在了,我已经再也不能握住她的小手。那柔软的小手和发丝,我永远也摸不到了。”即使说出如此痛彻心扉的话语,即使面对安然稳坐于人群的杀人凶手,森口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语调,只有轻轻一秒的停顿。
下村伏子的形象可以说是更为极端地体现了这一特点。直树杀害了爱美,以为自己受到报复、喝下了添加有病毒的牛奶,感染上艾滋病。整个人陷入疯狂的状态,将自己关在家中,甚至对母亲大打出手。面对儿子的激变,伏子暗地里虽不免失声痛哭,然而面对家访的老师和同学,却始终保持温婉的形象。影片特写了伏子在接待家访老师时倒茶的一个镜头,她轻柔地将茶倒入精致的茶杯之中,为客人双手奉上茶饮之时,还不忘尽量将两只茶杯摆放在同一条水平线之上。在这样一部剪辑风格凌厉的作品当中,任何一个特写镜头绝对都不是毫无意义的,这看似无心的画面,恰恰反映出伏子这一主妇形象的特点无论面对如何残酷的现实,无论内心如何挣扎,都不能轻而易举露于言表。
《入殓师》中的美香,更是一位性格温顺、有涵养的主妇形象。在大悟乐团突然被解散,又为了购买大提琴欠下一笔巨债时,美香没有因为丈夫的不成熟而大吵大闹,只是说“没关系,再找下一个乐团!”在大悟因为事业和经济上的挫折不得不决定回到冷清的乡下时,美香虽然内心有所不甘,然而只是淡淡微笑,默默跟随。虽然也有评论认为这个角色过于符号化,过于完美。但无可否认的是,面对挫折和丈夫武断甚至错误的决定,日本主妇大多是选择默默跟从而不是出言反对。类似的形象还出现于2010年大热日剧《打工仔买房记》,片中的母亲因为邻居的霸凌患上严重的抑郁症,而造成这一后果与丈夫的自以为是不无关系。然而面对丈夫和家庭,母亲没有一句怨言,反反复复说的一句却是“对不起”和“给您添麻烦了”。 纵观日本电影作品,无论文化程度高低、无论遭遇多么大的人生坎坷,大吵大闹或是泼妇骂街的主妇形象几乎不存在,这在世界电影作品当中都极为少见。有作家说过,真正凶猛的动物都具有平静的外表。同样,真正激荡的感情总是压抑在波澜不惊的表情之下。日本电影中主妇所表现出的是一种逆向的美,她们这种面对变故超乎寻常的自持、隐忍,具有不可言说的魅力。
四、爱子如命的主妇
爱,在电影表现手法当中往往具有双重作用。爱子如命,既能让一位母亲为了孩子无私奉献,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,也能导致过度的保护,扭曲事实,将自己和孩子推向毁灭的深渊。
在《入殓师》中,当美香得知大悟的真实工作后,产生了极大的排斥并选择离开了大悟,但最终又回到了大悟身边。理由看似简单,“我怀孕了”。然而正是这平淡若水的理由,给了美香一个试图接受“入殓师”这项职业的机会。对于主妇来说,有了孩子就等于有了生命的意义,可以促使她去改变几乎不可能改变的自己。
而在《告白》中,伏子与森口,却将爱子如命演绎出了另一层令人胆战心寒的深意。直树的母亲伏子,便是这一典型,她对孩子的溺爱,到达了盲目偏袒和畸形的程度。直树杀害了一个无辜的4岁女童。而在伏子的口中,孩子“只是被坏朋友骗去帮忙而已,真可怜”。她甚至把原因归咎到被害人的母亲森口身上,“单亲妈妈,把孩子带到上班的地方。她只顾着关心自己的孩子,没有看好班上的学生。”在她的心目当中,直树永远是很乖的,都是别人的错。袒护杀人犯的儿子到这种程度,可见伏子的爱有多么扭曲,多么盲目。
同样,森口悠子对女儿的爱,表现在为了替女儿报仇不惜践踏法律,对杀人犯做出令人发指的行为让修哉间接炸死自己的母亲,让伏子死于儿子的乱刀之下,利用毫不知情的寺田老师去害人,以及操纵无辜的北原美月作为自己的牺牲品。
由此看来,对孩子的挚爱在这两部电影中获得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。既为《入殓师》提供了新的契机,又导致了《告白》中儿子与家庭的毁灭。日本主妇对孩子的爱,犹如一把双刃剑,能促成质的转变,也能带来毁灭性的能量。
五、结 语
艺术来源于生活。我们可以放眼真实社会,去探究日本电影中的主妇形象为何如此典型,如此与众不同。主妇本指已婚女性,而在日本,主妇的含义远远不止于此。比如上文提到的パート一词,就是为专职主妇外出打工而发明。日本主妇阶层规模之大,形象之典型,在世界各国仍然比较罕见。
据日本人口问题研究所2008年调查结果显示,赞成“丈夫工作,妻子做专业主妇”的已婚妇女比例达到了45%。日本家庭主妇每天的家务时间比男性多出250分钟,比中国和美国分别高出3.6倍和0.87倍。这种男女差异在国际上也极其少见。特别是,对主妇的向往并没有因为女性学历提高而改变。甚至,上名牌大学也只是为了提高修养,为了将来更好地相夫教子。而学历所带来的涵养,也解释了她们面对变故所表现出的巨大忍耐力。
日本是终身契约制,与欧美自由契约制下形成的家庭结构可谓正好相反。所以日本企业比欧美企业更注重对职工家庭的人文关怀。而且,日本的主妇获得的社会保险以及家属补贴、儿童津贴更多,所以主妇阶层更稳固,也造就了电影当中的这些“典型”。由此可见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,日本电影中的主妇的这些特点仍然是不可替代的,是难以被复制的。
参考文献
1 赵立.浅论中岛哲也电影追求及其电影《告白》J.青年文学家,2011(24).
2 汪献平,王平.对亚洲电影的翻拍与好莱坞的全球战略J.电影艺术,2007(04).
3 吴德利,林华.电影《入殓师》主角人物分析J.电影文学,2011(04).
4 王立波.日本家庭主妇阶层的形成J.社会,2004(10).
5 萧春乐.日本的现代家庭主妇J.世界文化,2010(09).